文章
爱情文章
亲情文章
友情文章
心情日记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经典文章
人生哲理
散文
爱情散文
伤感散文
抒情散文
写景散文
优美散文
散文诗歌
经典散文
哲理散文
诗歌
现代诗歌
爱情诗歌
古词风韵
散文诗歌
打油诗
藏头诗
推荐
周公解梦
爆笑网文
搞笑视频
冷笑话

爱是什么

时间:2018-06-06 01:57 作者:远航 阅读: 纠正错误

     
     每次看见二平一个人向山坡上走去,海霞心里就有些异样的感觉,这感觉应该是同情吧。从小二平哥就是大人眼中的好孩子,年年考试年级前三名。小时候每次去二平家,她看到贴满墙壁的奖状,心里别提多羡慕,一直以来也都是以二平哥作为榜样。可如今,二平哥只能成为一个实实在在的农民,想必二平哥也是很不甘心吧。不但自己这样想,每次村上的人在一起谈起二平哥,都为他的遭遇感到惋惜,有的高龄的老人甚至还能挤出几滴眼泪。但她还是蛮佩服二平哥的,遭遇如此打击,也能迅速站起来,和文秀嫂子一起,撑起一个家。
     说起文秀嫂子,海霞那更是佩服了。丈夫和公公去世,留下病种的婆婆和年幼的小叔子,还有一大笔外债,但她没有放弃这个家。起初,村里人都在议论,甚至还有人在打赌,文秀哪天会改嫁,会离开这个家,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文秀嫂子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打动了所有人的心,那些昔日议论她的人,也在背后竖起了大拇指。很多人都在说,这个家多亏了文秀,也不知是哪辈子的积的德,才娶到这样的媳妇。
     看着二平哥每天孤零零的,听说他也不怎么会做饭,海霞觉得二平实在太可怜了。自己一定要做点什么帮帮他。帮他洗衣做饭?肯定不行,父母不骂死她才怪,再说也不太合适。帮他把文秀嫂子找回来,对的,女生之间方便说话,这也是唯一自己能帮二平哥做的了。以前和文秀嫂子一起聊天时,听说过她娘家在瓦屋村,可从来没去过。而且十多公里的路自己也走不了,忽然她想起了堂哥——海涛。海涛的工作就是从各个乡镇的邮政局把包裹、信件运到县邮政局。他一定知道文秀嫂子娘家的地址,说不定还能捎自己一程。
     有了这个想法,海霞立即行动起来,首先给堂哥海涛打了一个电话,让她高兴的是,海涛过两天要去一个乡镇拿邮件,刚好会路过瓦屋村口。于是她和海涛约好,那天就在村口等她一起去。
     这天一早,海霞对母亲撒了个谎,说要去同学家耍。便早早在村口的公路边等着堂哥海涛的车子。没多久就看到堂哥那绿色的邮政车驶了过来,海霞赶紧招手。海霞上了车,海涛便加速向前往驶去。
     “你去瓦屋村干啥哩”,海涛问道。
     “找同学耍”,海霞也对堂哥撒了谎。
     “你妈知道吗”
     “知道,早上告诉她了”
     “哦,那就好”
     “哥,你下午几点回去呀”
     “下午四点,你在村口等我”
     “行。”
     几句简短的交流后,两人就没说话了,海涛专心的开着车。海霞知道这个堂哥,不善和人交流。于是,一路上谁也没说话。
     两旁的青山耸入云霄,初升的太阳刚刚发出刺眼的光芒。狭长的柏油路沿着山体蜿蜒曲折地伸向远方,孤独的躺在这崇山峻岭之间。路上只有零星的车辆驶过,每次与车相遇,司机都会长时间的鸣笛,然后呼啸而过,留下笛声在山谷里回荡。
     半个多小时后,海涛将车子停在瓦屋村的村口,海霞下了车。
     “下午四点,你提前在这等我,别忘了”,海霞下车的时候,海涛提醒他。
     “行,哥,你开车慢点”,
     “哦,知道了。”
     说完,海涛就开车走了。海霞看着堂哥走远了,就往瓦屋村走去。想到这个堂哥她是万般无奈。这个堂哥从小就对自己家人没什么笑脸,他和二平的关系都比对自己和哥哥海波好。她也知道这是受大妈的影响,就像自己的母亲经常说大妈家一样。
      瓦屋村和五家沟村一样,都是在一条山沟里。人们沿着山脚居住,留出中间的平地种粮食,在山坡上开荒地种些土豆、红苕一类的作物。瓦屋村人少一些,不足百户,住的也比较零散。小村落的人彼此之间都比较熟悉,海霞在村口找人一问就找到了去文秀家的路。
      循着村民给她指定的路,海霞来到文秀门前,看着大门开着,就试着喊了一声:“文秀姐,文秀姐”
      文秀听到有人喊,出门一看,是海霞,这让她可意外了。
      “海霞。你怎么来了”
      “文秀姐,好多天没见你,想你了呗”,海霞说着拉起文秀的手,来回摇着。
      “就你这丫头嘴甜,走快进屋”,说完就拉着文秀进了屋里。两人进了文秀卧室,像好久不见的姐妹那样,手拉手坐在床边。
      “叔和婶儿呢,怎么就你一个人在家”,海霞发现就文秀一个人在家就问道。
      “我爸和我妈去给我嫂子娘家帮忙去了。这么多天我都无聊死了,看到你我太开心了”
      “文秀姐,我渴了”
      “你看我,看到你太高兴了,都忘记给你倒水了。”,说完就起身出去给海霞倒水。文秀的卧室,很简单。靠墙角放着一张床,窗前一张掉了漆桌子和椅子。桌子上放着一面镜子,镜子旁边有个木架子,上面放着梳子,橡皮筋等小物件。床的对面放着一个小衣柜。
      “来,喝水”
      海霞接过水,喝了几口。发现几天没见,文秀姐明显瘦了。
      “你瘦了,文秀姐”,海霞刚想到就说了出来。
      “哪有呀,你看我这胳膊,这腰,还有这大腿,这些天在家光吃不动,都胖了”,文秀一边说,一边指着这些部位给海霞看。
      “嗯。?”,海霞若有其事点着头,然后定定的看着文秀说:“其他地方我没看出来,不过,文秀姐,你的胸好像更大了”。说完“咯咯”的笑了起来。
      “哎呀,你个鬼女子,说话口没遮拦,看我不收拾你”,说完和海霞扭在床上,打闹起来。
      两人打闹累了,都静静的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良久,两人都没说话。
      “文秀姐,你和二平哥吵架了吗”,海霞首先说话了,像自言自语一样。
      “没有呀,你别瞎想。我就是想我妈了,回来住几天”
      “你骗人,你以前哪有忙的时候回过家啊”
      “我,”,文秀不知道怎么回答了,说谎她本来就不擅长。在这古灵精怪的女子面前,她更说不过她。只有选择沉默
      “文秀姐,你还会回二平哥家吗”,隔了一会,海霞又问。
      “我,我也不知道,我还没想好”,文秀说的是实话,这些天在家母亲也一直在问文秀同样的问题。她就快30岁了,在农村已经是个大龄女姑娘了,而且还结过婚。这些天在家村里都有人开始议论了。将来已经是个摆在她面前的现实问题了,不是逃避就能解决的了得。以前一直以为日子还多着哩,现在每天都是一种煎熬,自己的命运等着自己去决定,可这决定真的太难了。
      “文秀姐,你回来吧,没有你,二平哥太可怜了”海霞侧过身子,望着文秀,用手轻轻拉着文秀的衣服。
      文秀用手轻轻理了理海霞的头发,像一个慈母照顾怀里的孩子那样。
      “好妹子,你二平哥已经是大人了。我不能照顾他一辈子呀”
      “那你永远不回去了吗,文秀姐,我也舍不得你啊”
      “又不是隔了多远,说见就能见了。”
      “文秀姐……”
      “好了,别说了,海霞,大人的事你还不明白。走,姐给你做好吃的去”。说完,文秀就起了身,用力的拉着海霞。海霞发现文秀真的不愿谈下去了,悻悻的跟着文秀去厨房弄吃的去了。
      海涛送走了海霞,一路狂奔到指定的收货点取货。今天他沿路要去好几个乡镇,而且还要去接海霞,一路开的都比平时快些。他挺满意自己现在的工作,简单,不用操心,只要路上不掉件,就不会出问题。即使偶尔有失误,大家也会看在他哥哥是局长的面子上,不会对他怎样。
      他对父母和哥哥安排的一切都很满意,对周围的人也很满意。但唯独对婶婶不是很满意。小时候婶婶经常趁父母不在的时候嘲笑他傻。尤其是堂弟海波近两年赚了些钱,堂妹海霞考上大学,更是神气的不得了,常常在自己父母面前炫耀。母亲有时候气不过,就拿他出气。记得那次母亲又受气了,刚好自己领工资,回来上交母亲时发现少了几百,母亲气得对他又打又骂:你个没用的东西,连个钱都数不清,要你有啥用。打归打,骂归骂,从小到大,他也习惯了。但母亲就是母亲,还是他最亲的人。父亲只有在母亲太过分的时候,出来拦着母亲,于是母亲也连着父亲一块骂,每次这个时候,父亲就领着他去同村的其他叔叔家里串门。直到母亲扯着嗓子喊吃饭了,才回去。
      哥哥是他很敬佩的人,第一次高考就考上了名牌大学,虽然他不晓得名牌大学有多厉害。但当时农村里出大学生还是很稀罕的事情,父母请了所有的亲戚来庆贺。后来哥哥大学毕业,和父亲一样都在县邮政局工作,父亲退休后,哥哥从小职员,一步一步升到现在副局长的位置。哥哥一直没忘记他,他初中毕业哥哥给钱让他学过维修,学过厨子,但他都学不会。后来年龄大了,可以学驾照了就去学了驾照,哥哥又掏钱帮他买了一辆三轮车来拉货。几年下来没赚多少钱还白费很多油钱。但这些哥哥都没有生气,前年哥哥他们邮局招司机,他顺利成为一名拉货司机。每天只要有单子,按着单子的地点和数量去把货拉到局里就可以了。每周还能休息两天,遇到下雨或者下雪,还能休息的更久点。这工作让身边多少人羡慕不已。自己也是非常感谢哥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