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爱情文章
亲情文章
友情文章
心情日记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经典文章
人生哲理
散文
爱情散文
伤感散文
抒情散文
写景散文
优美散文
散文诗歌
经典散文
哲理散文
诗歌
现代诗歌
爱情诗歌
古词风韵
散文诗歌
打油诗
藏头诗
推荐
周公解梦
爆笑网文
搞笑视频
冷笑话

最新章节目录第25章汽笛枪声

时间:2017-08-01 09:21 作者:远航 阅读: 纠正错误

     
     华灯初上,朴风从政府办公大楼离开,开着他那辆五年没换的现代,极驶向反恐中队的驻地。在此之前,他已经联络了情报局和调查局的人,汉江大桥"车祸’事件,已经有人跟进了。而此时朴风要做另一件韩昌旭交代下来的事情,今天"死神虚’所用的各种武器,是挪用反恐中队的武器。他必须到场,确被生任何状况。
     韩昌旭抵达仁川港,在池恩成的安排下,登上了一艘渔船,随即这艘渔船离港,离开港口两猴,这个距离可以保证过了任何枪械的射程。此时已经是下午五点半,韩昌旭和世浩也折腾了一天,两个人都有点精疲力竭。渔船上有渔民出海时候剩下的食物,主要是拉面和压缩饼干,俩人找到煮了点,缩在船舱里,韩昌旭吃完了之后,点了根烟蹲在船舷旁边,世浩吃得稍微慢一点,或许是在想什么心事。
     忽然,他停了下来,来到韩昌旭身后。
     “韩局长你不觉得,事情有些奇怪么?”
     韩昌旭回头看了世浩一眼,渔船只有一盏小灯,背对着灯光,他的面孔陷在黑暗里,看不清脸上的表情。韩昌旭微微蹙眉,道:“怎么说?”
     “朴灿荣不见了。”
     韩昌旭以为世浩是在兴师问罪,不悦道:“淹死了,或者炸死了,刚才那种情况,你还指望我救他么?”
     “我不是这个意思、”世浩靠近了一点,韩昌旭下意识回手去摸腰间的枪,世浩注意到了他的动作停了下来,两人敝着一米左右的距离,世浩继续说道:“刚才我想了想,我觉得世浩倒戈得太容易了,他是龙九第一个小弟,和龙九的感情亲如兄弟”
     韩昌旭嗤笑了起来:“亲如兄弟?你信这句话么?作为龙九兄弟的你,现在还能说出"亲如兄弟’这句话?”
     世浩的脸扭曲了起来,嘴唇也颤抖着,但他无话可说,只能忍受这奚落,继续说道:“韩局长,我觉得,从一开始,我们都上当了。这是我的直觉,信不信由你。”
     说完,世浩不再说什么,转身回到了船舱。韩昌旭蹙着眉头,盯着韩昌旭背影看了约一分钟,道:“如果你说的是真的,你就是龙九的帮凶,我现在好像应该杀了你。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龙九也不会放过你,为什么你要说出来?”
     世浩把拉面锅放下,他已经喝完了最后一口汤,依然背对着韩昌旭,道:“韩局长,我现在已经后悔了,如果让我再鸦次,我绝对不会跟你干这件事。但是,我既然做了,我也不想失败我已经被兄弟们瞧不起了,我不想再被老大瞧不起。”
     “呵哈哈哈哈”韩昌旭大笑了起来,好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你又开始叫他老大了,赵世浩,我现在就可以杀了你。”
     世浩转过身来:“好啊,杀了我,我就誓了,老大会给我报仇。”
     韩昌旭讥笑道:“你就这么肯定,他会给一个背叛者报仇?”
     “我肯定。”世浩直视着韩昌旭的眼睛:“我的背叛,跟我是他的兄弟,没有关系。你不是他,不会懂的。”
     韩昌旭真的有些生气了,他冷冷地看了看世浩,冷哼了一声没有再理他。世浩也不再开口了,他窝在船舱里,忽然现了渔船上的卫星电话,拿了起来。
     “你要干什么?”韩昌旭掏出枪指着世浩的脑袋:“想通风报信?你真以为我不会杀了你?”
     世浩笑笑,道:“给老婆孩子打个电话,反正待着也是无聊你总说要弄死我,也许今天晚上我就死了,总得让我说点遗言吧?”
     韩昌旭盯着世浩的表情,好一会儿,他把手枪移开了,道:“如果让我听到半句不该说的话,你的死期就真的到了。”
     “谢谢。”
     世浩礼貌道谢,然后拨了一个号码。似乎是为了打消韩昌旭的疑虑,他把电话按了免提。
     电话那头响起韩昌旭妻子的声音,带着埋怨:“怎么这么早打电话,这边还凌晨呢孩子都吵醒了。”
     世浩的眼眶瞬间红了,他强忍着,道:“我、我想你了,老婆。”
     “呀,肉麻死了,说这个干嘛,让孩子听了”
     韩昌旭倚着舱门,别过了头,不想让世浩看到他眼神中的羡慕。很少有人知道,他也是个孤儿,在他的内心深处,也想有个家。
     或许等这次事情结束之后,该考虑考虑了
     韩昌旭深吸了口烟,港口方向传来了悠长的汽笛声,看着海平面上方的圆月,心里怅然地想着。
     世浩给妻子打电话的时候,尔市西大门和瑞草区,情势紧张了起来。
     风男不在,挺着肚子的陈晨只好披挂上阵,作为"大嫂’主持大局,但回来的"二哥’却不给他面子,当众挑战权威。甚至把她逼堵在了西大门飞车党的据点,BLuecLuB的二层。"二哥’已经放话,如果十分钟内陈晨不交出帮派资金保险箱的钥匙,他就不再留情面了。
     “妈的,你们就欺负老娘孤儿寡母。”陈晨锁紧了门,大声咒骂:“一群白眼狼,昨天还都他妈叫老娘大嫂,今天跟老娘玩这个,以为老娘吓大的是不是?我。”
     隔着门板传来"二哥’的声音,带着几分戏谑:“大嫂,省点力气,现在还有八分钟,八分钟一过,你就别怪弟弟我不客气了诶?大嫂,你看啊,要不这么着吧。你不就是喜欢当大嫂么,现在我成了大哥,你跟我得了。肚子里有孩子没关系啊,哥哥我那个大,捅一捅孩子就没有了,哈哈哈”
     “我”陈晨从来没受过这样的屈辱,眼泪再也忍不住了,扑簌簌地往下掉。她忽然不想骂外面的这群王八蛋了,她改骂风男:“还黑社会大哥呢,就能吹牛逼,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王八蛋老娘还给你生儿子,生个屁,看我把你儿子玄没了”说着她真的往自己肚子掐,掐了一下,有点疼,坐在地上哭了起来。
     “大嫂,可还就五分钟了啊,再不出来,我可真进去了我要进”
     “砰。”一声枪响,威胁地声音戛然而止÷晨吓得立刻不敢哭了,战战兢兢站起来,趴在门板上顺着猫眼往外看。
     只一眼,泪水就又决堤。
     风男掐着"二哥’的脖子,枪从他的嘴巴插进去,又开了两枪。他身后跟着十个人,每个人手里都有一把枪,美式装备,m16。
     “都给老子跪下,三秒钟,不跪都死。”
     “3、”
     呼喇啦跪地上一群。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