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爱情文章
亲情文章
友情文章
心情日记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经典文章
人生哲理
散文
爱情散文
伤感散文
抒情散文
写景散文
优美散文
散文诗歌
经典散文
哲理散文
诗歌
现代诗歌
爱情诗歌
古词风韵
散文诗歌
打油诗
藏头诗
推荐
周公解梦
爆笑网文
搞笑视频
冷笑话

亲爱的,你欠了我一个久违的拥抱

时间:2018-04-02 12:10 作者:远航 阅读: 纠正错误

     
     若不是那个明媚的下午,他穿着一身浅米色西装,座在5人的中间,目光深邃,即便与他隔着一张桌子的距离,内心里仍然有个羞涩的声音:这样眼熟,仿佛在哪里见过的。正沉浸在如烟的往事中,他醒了,诧异的眼神凝望着我。疑惑着说:“小梅,怎么是你?”“你还不知道吧,公司派专人来照看你,我自告奋勇,拔得头筹。”“你才度过试用期,升职的潜力很大,不要因小失大啊?”他语速缓慢,如长者般语重心长。“放心吧,工作与生活,我私下里分得清楚,现在的当务之及是养好你的伤。”
     


     搀扶着他穿梭在理疗室、牵引室,每天都过得充实美好。阳光晴好的下午,我会推着轮椅上的他,在小花园散心。就这样简单的晒着太阳,就是这样平凡的幸福着。严的脸上渐渐有了笑容,恢复的很快,彼此之间的距离近了。1个月的时间转瞬即逝,我也回归职场,开始面临新一轮工作挑战。不久,公司传出绯闻,尽是些影射我与总经理严的。有人说,我不过是在利用严,为了长久地留在公司;有人说,我只是想借严升职。面对纷纷扰扰的留言,我选择沉默,每天依然按部就班,匆忙地工作着。下班后,我经常带着煲好的药膳排骨汤,给严送去。他已能架着单拐走路了,虽然从床头到门口不过2米的距离,却连额头上的青筋与汗珠都那么明显。
     看着他举步维艰,我的泪水情不自禁地流了下来。“哭什么啊,傻丫头?”严笑着说。“我是在高兴啊。”我端着排骨汤,开始准备碗筷。又自言自语念叨着:“可要多吃一点啊,人都瘦了。”“好啊,想把我养胖啊,有何居心?”他眉毛轻扬,表情夸张,令人忍俊不禁。看着严认真地喝着汤,一脸安祥。我终于鼓足勇气说:“严,我喜欢你。”他身体略向后倾斜,象是怔住了,又仿佛在逃避着什么。“我是认真的,从第一次见到你的那一瞬间开始。我希望,我希望你能做我今生唯一的爱人。”我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可是依然语无伦次着。严深情地凝视着我,半响才幽幽地说:“真是个傻丫头,你会找到人生中的另一半的。我只是个离过婚的病人而已。”他顿了顿,嗓音低沉,又说:“他会出现的,在未来。”一时间,竟无语。
     两年后,我已升为公司企划部的经理,举手投足,尽显高管魅力。当年青涩的丑小鸭,已经变成白天鹅了。这大概是努力工作与失恋重创所带来的奇迹吧。只是,有些事情终难释怀。午夜梦回,严浩的身影不断地在脑海中出现,成为我生命中封存已久的叹咏调。又是个莺歌燕舞、桃红柳绿的人间四月,这一天,我正在商场巡视,“请问是萧梅吗?”蓦然回首,原来是紫清,骨科负责给严浩输液的护士。“你怎么没再去医院看严浩呢?”不等我回答,她又自顾自地说:“其实你不明白,他一直逃避着这段感情,怕耽误你,可心里仍然是爱你的。”“他还好吗?”话才出口,便泪凝于睫。他仿佛不曾离开过,一直静静地,住在自己的心里。紫清眼角低垂着说:“他很孤单,时常一个人,目光呆呆地望向远方,神情黯然。主治医生会诊得出的结论是,他后半生只能在轮椅上度过了。”
     “请你再说一遍?”我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缓缓地,一字一句地说:“你没有听错,他恐怕永远都不能站立起来了,这也是当初决定放弃你的原因。”他是爱我的,原来爱从未远离,只是缺少发现。我立刻奔向严所在的医院,泪水顺着眼角流下来,心却如蜜样甜。“亲爱的,我要告诉你,你欠我一个久违的拥抱,今生我只想紧紧地抱着你,不再放手。”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