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爱情文章
亲情文章
友情文章
心情日记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经典文章
人生哲理
散文
爱情散文
伤感散文
抒情散文
写景散文
优美散文
散文诗歌
经典散文
哲理散文
诗歌
现代诗歌
爱情诗歌
古词风韵
散文诗歌
打油诗
藏头诗
推荐
周公解梦
爆笑网文
搞笑视频
冷笑话

天堂里的水果--野草莓

时间:2017-06-12 01:04 作者:远航 阅读: 纠正错误

     
      乡下的草莓成熟了,我们乡下叫泡儿,和大棚中草莓的个头儿和鲜亮劲儿那是没法比的。虽然也有几种颜色,但更多是没有赶上趟的麻色,看相不好,但味道嘛,只有乡下人知道哪个才叫正宗了。乡下山上河边沟中都有这个宝贝,又不要钱,摘多摘少都是自己的,可以坐在坡上吃一天,只要你肚子受得了就行。
     进入初夏,洋芋占主导,田坎上豌豆和胡豆也来凑热闹。豌豆一边儿和胡豆比赛把角角长胖,一边儿开些花,有红色有白色还有紫色,更有妖一点的居然是粉色,这让胡豆直接生气,因为胡豆的花一直是紫色到老。胡豆只好憋足劲长肥自己的角,虽然连角中的豆也没有豌豆那么圆润好看,一如乡下的漂亮姑娘,随便着一身衣服都是媚的。胡豆呢,粒儿大到让豌豆伤心,太过分了,几倍啊,妹妹,没法比了。
     家乡插秧的季节,男女挽着裤腿,双手提着绿荫荫的秧苗还在滴水。在田边走,怕把衣服滴脏了,双臂极力伸开着,每个人都象少林寺练功的和尚。田中的人弯着腰翘着屁股向后退,前面就有了五条绿色秧苗,绿条越来越长,一直到田的这尽头。当所有人都直腰时,全田变成了绿色纵横是路象士兵列队的阵形。
     沟边的刺架上另类泡儿黄了,结在树上的泡,也是几种颜色,分黄色的,红色的。这种泡当地叫栽秧泡,好象专门给栽秧人吃的,全长在河沟边,也许让人们先洗干净手上的泥巴再吃。不能摘快了,树身上有刺,你手一快,手就被刺刺上,没得商量。让你流那么一点点血,以示惩戒。乡下的泡都知道欲速不达喂,手快不一定赢。
     麻柳树开出花来,这是件可喜的事,只是这花有点另类,一串串的绿色,象风铃,真不是花的样子。也许这是麻柳最青春最风流的时候吧,风来一摆,风停还摆着。没法子,这也叫特色。
     知了还没有叫,乡下总是这么安静,所以鸟叫也成就时令鸟的主唱。这些日子,主要是布谷在叫:包谷,包谷,声音短,口词清。这山飞到另一山的叫,听久了,感觉有点儿单调。麦子也快成熟了,专门负责的鸟儿天天叫:麦子快黄,麦子快黄!这叫声婉转多了,中间还分了间隔音,前二字没有后二字吐的长,结尾好象打的水漂儿,转了个弯。
     眼下的乡村,无处不绿色,无人耕种荒疏的田也长出了很多的灯芯草,本来是一丛丛的,但多了也成了气候,这是味中药,以前人们会挖出来卖给收购药材的人,现在留守的老人们没那气力了,不再做这又重又不值钱的事,转向河边摘大片大片的金银花,一来顺手,二来花儿钱高,也感觉这卖钱的品味也浓了不是,卖花儿,你想想。
     一田不与另田同啊,这田就长的是篙草,我们叫毛腊。大人们曾经说这个毛腊可以在手或那儿被划破流血时,用一点点捂上就止血了,是个好东西。我没用过,手不贱,所以没划过血口。毛腊年轻时碧绿的叶子向上长,不易随风折了,有硬度,象一柄小剑直直向着天。你想这小剑一多,又整整齐齐向着天刺着,那得多带劲。中年时小剑丛中长出一个杆,猛窜到小剑最高处,然后结出半尺长的大拇指粗的毛腊来,有点后来者居上的霸气。举着这毛腊重新领导这些小剑一起问天,有点儿狂。
     青岗林中兰草花妖精的很,早把香味扩散到林中每片叶子上了,我晓得,这花儿是城里人的最爱。年年到山中来找,年年拿回家栽到漂亮的花盆中,就是不开花更别说香气了。他们不知道,这花儿只适应在青岗树林中才会开,也才有香气的,不是每朵花都可以合适搬回家。野花自有它的高度,偏不香,我也偏不告诉那些城里人,就这么自私着,让他们慢慢开窍去吧,也替兰草花高兴。
     林子边上是一片庄稼地,因没人种,自然荒芜了,这地中就成了泡儿的天下。这种泡不是结在树上,直接在地上长苗然后挂果,摘的人必须低低放下身子才能摘到,也才能看清那株上最大最红最白。它们是以团队出现的,只要是泡儿呆的地方,不会是少数部落,是无数的团队驻扎,如当年曹操百万大军,连营百里的气势。然后安安静静,长苗开花结果,一切都是那么从从容容。到了五月奉献出来的是让人欣喜若狂的成百成千的泡儿。密密麻麻,让人不知道先摘谁才合适,吃谁才对得起这一年一成熟的天外之食。自然这天然的泡是没有色素的,纯正到直接入口,不用洗不用去尘。有时也疑惑这天上一点尘土都没有飘到它们身上吗,可是眼里只有晶莹剔透的,水汪汪的,没有污点,奇怪。
     泡儿长的很秀气,伸出小杆儿一般分岔二三枝,每枝上着生出泡,与杆儿比,那几乎是十分的不堪负重的重量,但它就是能结出并能越长越大。虽然也疼的低下了头,弯下了腰,但还是坚持着。红红的杆儿红红的蒂,绿绿的叶。
     不说了,还是吃吧,也不告诉城里人,这些泡儿虽然小,虽然没有卖相,但是真正的草莓,不是变异了的,虽然是野的,也是最古老的,最纯正的草莓。又酸又甜,酸酸甜甜。
     那些城里人老在想,假如到乡下来住,院边用竹子做成篱笆,篱笆上缠些牵牛花,花下种些泡儿,泡儿中间参杂几株红玫瑰,红玫瑰的情调城里人是不会忘记的。在院一角有一丛竹子,加个小方桌,摆上茶,可以读书了。猫儿困倦在石条上,狗儿也学着追着蝴蝶。河沟中鸭子摇摇晃晃正回来,椿树上那花尾巴鸟在窝中发呆,忘了叫。头顶是一片蓝天,眼前一片阳光,闭上眼享受乡间味道。
     但我知道,我喜欢家乡,不管是几月的乡间,那怕没有野草莓月份。就这份安静,这份干净,它就是天堂,还有天堂里的水果---野草莓。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短文学微信号:duanwenxuewang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