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爱情文章
亲情文章
友情文章
心情日记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经典文章
人生哲理
散文
爱情散文
伤感散文
抒情散文
写景散文
优美散文
散文诗歌
经典散文
哲理散文
诗歌
现代诗歌
爱情诗歌
古词风韵
散文诗歌
打油诗
藏头诗
推荐
周公解梦
爆笑网文
搞笑视频
冷笑话

贪吃蛇文/北国绿豆

时间:2017-06-15 03:29 作者:远航 阅读: 纠正错误

     
     林菁和弟弟没有妈妈,他和爷爷奶奶相依过活,爸爸在城里打工为了给林菁和弟弟挣学费,村子里的小孩都嘲笑她爸爸是穷鬼。林菁和许蓓蓓都很喜欢郭灿,是个阳光的帅小伙。许蓓蓓家里有钱,看不起林菁。
     村子里的大人们都兴拜神,村东角有间土地庙。因为年久失修已经不遮风雨,但无人肯出钱整修,大节小节时候人们才轮着来清理一下庙屋。林菁和许蓓蓓一个班,郭灿是班长。许蓓蓓总是有意无意找茬林菁,当天放学,许蓓蓓把林菁的作业本放进自己的书包里,心想着让她着急一阵。路过土地庙,许蓓蓓瞅见庙里黑洞洞的,心里打了个冷颤,又不觉生了个念头。于是她把林菁的作业本从破窗里丢了进去,乐呵地跑回家去了。
     第二天清早林菁果真翻抽倒屉找了一会儿作业本子,许蓓蓓和一帮姐妹打赌她肯定找不到。林菁知道又是许蓓蓓干的,但她不想理会许蓓蓓。许蓓蓓耐不住性子了,“你的本子土地爷替你看着呢。”林菁咽了一口气,她斜着眼看了看趾高气扬的许蓓蓓,又侧过身看了看正在看着自己的郭灿,她在心里狠狠的吐了许蓓蓓一口唾沫星子。放学后林菁绕路到土地庙找本子,天有些黑,远远的就看到了庙地,她有点害怕。越走近越不自在,林菁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感觉,以前她从来没有感受过。她一头扎进庙里,借着破窗射进来的微弱的光,她看到自己的本子在土地神的供台下。她朝土地神看了一眼,心里直打抖,土地神好像在看着自己,石刻的眼珠子好像在转动。她不敢再看下去,壮了壮胆子大步地走到供台前捡起了本子转身就跑。她怕惊怒了土地爷,于是又折回来跪在门口鞠了三个躬,她嘴里念叨着,“许蓓蓓这个坏家伙一定会遭到报应。”
     回家后林菁回想起土地爷的面部表情心里直发毛,有时感到后背冰凉,有时头皮发麻。爷爷奶奶看到林菁的样子后询问她做了什么,她把事情经过告诉爷爷奶奶。奶奶说她可能撞了邪,于是叫爷爷抱来了家里的大公鸡放在林菁怀里,借着奶奶又掐了鸡冠血涂抹在林菁的正额头,手背和脚背上。不一会林菁迷迷糊糊的睡了,梦到自己被一条大蛇围在中央,大叫醒来一身冷汗可是吓坏了睡在旁边的弟弟。
     天明了,林菁吃不下饭,魂不守舍的来到教室坐着。她来的有些晚,郭灿已经开始领读早课了,一直到下午放学,许蓓蓓也没有来上课。又和阔绰的妈妈去城里找她爸爸了吗?还是又耍小性子不想来上课?第二天夜里,睡得正香的林菁被一阵鞭炮声吵醒,只有死人了才会在夜里放鞭炮呀。村子里都是些孤寡老人和妇女孩子,死人也是正常的,只是不知道是那家的,想着林菁就倒下继续睡了。清早下起来小雨,敲锣声、锁呐声、鞭炮声、道士念唱声从村东角传来。村东角是许蓓蓓家的方向,难道?林菁吃了早饭就去上学了,教室里异常安静,郭灿没有像以往一样领读。老师已经在教室里坐着了,神情严肃,胸包上别了一朵小白花,讲台上也放着一包小白花。见同学们都到齐了,老师说:“同学们,我们班许蓓蓓昨晚因病去世了,今天放学我们全班一起去悼念她好吗?”接着全班交头接耳,议论纷纷,郭灿为大家分发了白花,一天的课就在议论中结束了。林菁看了看许蓓蓓空空的位置,心里突然有点怀念这位老友。
     全班出发去许蓓蓓家真的是好大一阵势,由郭灿带头,大家排好队朝着许蓓蓓家走去。路过土地庙,林菁怕极了,那是初秋却像深秋一样冷,总感觉庙里有人在看着自己。许蓓蓓已经躺在棺材里了,面色苍白,眼窝深陷,手脚干瘦如柴,一点也不像往日丰盈的身子,像是电视里被吸干灵魂的干尸。许蓓蓓家人的哭声阵阵,再看一眼,林菁似乎看到一条蛇躺在许蓓蓓的棺材里,吓得她后退了一步,那就是前几天林菁梦里围着自己的蛇。林菁忍不住再看一眼,然而并没有再看到大蛇,是自己眼花了吧。回家要路过土地庙,林菁心里发毛极了,不敢再朝庙屋里看。
     林菁开始害怕黑夜,害怕睡觉,一睡觉她就会梦到那条蛇。蛇问她,“她死了你开心吗?没人再和你抢东西了。”短短一个来月,林菁就精神恍惚,混身乏力,急的爷爷奶奶给她熬了一锅又一锅中草药,怕林菁爸爸回来没法交待。草药都是爷爷上山现摘的,“这天都黑了,爷爷怎么还没回来?”林菁奶奶倚着在门边上寻着爷爷的身影。大山不好找人,奶奶也不敢往山里寻去。夜深了,门被扣得咚咚响,奶妈起来开门,看到爷爷躺在被众人抬着的单架上,手里还捏着已经焉呆的草药。原来爷爷下山不慎失足,跌得头昏脑涨,迷迷糊糊倒在土地庙,许蓓蓓爸爸看坟回来时看到满脸是血的林菁爷爷,找了几个人才把他送回来。奶奶流着泪辞道谢了乡亲们,拿着手帕在爷爷脸上揩血,手帕红了盆里的水也红了,奶奶眼泪鼻涕一把一把的掉。林菁无力起来看爷爷,她眼皮重极了。
     那条蛇说:“实现一个愿望要付出一定的代价,一命换一命才是理。”
     林菁说:“拿我的命去吧,放过我爷爷。”
     “为什么要这么做?”蛇说,“我会成仙,如果你为我提供源源不断的精气或者血液。我一直在吸你的精气,过不了多久你的同学们都会像你一样。”林菁醒了,奶奶守着昏迷的爷爷一夜没睡。她拖着乏力的身子走进了土地庙,一条蛇从土地神供台下探出头,慢慢的朝林菁爬过来。林菁紧了紧藏在衣袖里的刀,她一点也不怕,只要那蛇一走近,林菁就刺穿它的头。
     那蛇吐着黑色的长舌头匍匐在林菁身边,贪婪的吸食着林菁最后的一丝精气。林菁看准了蛇的头部,一下亮出刀子扎向蛇的脑门。不是它死就是我亡,林菁想。蛇迅速躲开且反咬了林菁一口,林菁没有力气了,他睁着眼睛倒了在地上,任凭那蛇吸食自己的血液。
     光把林菁的眼睛扎的生疼,她蒙一睁开眼,看到郭灿在自家的屋里陪着爷爷喝茶聊天。原来头天下午郭灿放学回家经过土地庙,看到林菁走进土地庙,嘴里念叨地跪在土地神面前,突然爬出一条蛇,林菁也不躲开。他找了一块石头朝着那蛇狠狠的砸去才吓跑了那蛇。
     “姐,你还要睡多久。你还吃不吃早饭。”弟弟在楼下大声的吼着自己。林菁摸索着手机的位置,整整10点了。解锁后发现昨晚玩的游戏还在待机状态。一条快要霸了屏幕的贪吃蛇。
     是个梦。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