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爱情文章
亲情文章
友情文章
心情日记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经典文章
人生哲理
散文
爱情散文
伤感散文
抒情散文
写景散文
优美散文
散文诗歌
经典散文
哲理散文
诗歌
现代诗歌
爱情诗歌
古词风韵
散文诗歌
打油诗
藏头诗
推荐
周公解梦
爆笑网文
搞笑视频
冷笑话

流年匆忙,对错何妨文/暗檀

时间:2017-06-20 04:56 作者:远航 阅读: 纠正错误

     
     新春的脚步渐进,凌冽的寒风却牵手连成片的雪花簌簌落下,刮得人耳生疼。几朵红梅俏立枝头,为凄清的院子平添了一抹暖色,也为这个粉妆玉砌的世界画上了眉间一点红妆。
     潆溪看了看雪势愈下愈大的尽头,用带着仰慕的目光,静静地看着自己面前这个美好的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子,为她拢了拢做工精美的白色狐氅,轻声道:“夫人,这雪越下越大了,寒气逼人的紧。您身体又不好,若是再不回屋烧炭取暖,难保会冻伤了身体。”
     花黛摇了摇头,折了一枝红梅,捏在手里肆意的把玩着她。潆溪只听到了一道黄鹂般悦耳的声音,像是经过了千年的荡涤,穿越了空谷和旷野盘旋在了她的耳边:“只有对自己狠得下心的,才是能赢得满堂喝彩的。比如这红梅,明明有春光灿烂、阳光和煦的春天,她却非要开在这漫天飞雪里。你瞧,现在咏梅的诗、词、曲、文章是不是多得不计其数?梅的风头都要盖过孕育了她灵气的雪了,却仍不知收敛。”
     潆溪也没听懂花黛在说些什么,只急着要让她进屋取暖。她急中生智,便微微一福身,面带笑意打趣道:“夫人,您不进去暖和暖和,奴婢冻坏了不要紧,您冻坏了,将军回来不仅要责罚奴婢,更是要心疼您呢。您若是不照顾好自己的身体,怎么能和将军平安的度过这个年呢?”
     花黛经不起逗,脸上飞起一抹红霞,将手中那支被折下的红梅抛在了雪地里,不再看她一眼,拢了拢狐氅,转身进了屋。
     不料,花黛刚刚迈入屋子,竟晕倒在地,潆溪一下子就被惊出了一身冷汗,慌慌张张的动员了全将军府的人,以最快的速度找来了全城最好的大夫。那大夫是个白胡子老头,午觉刚刚结束就被一群人拽来了将军府,还沉浸在刚刚美梦的余韵中。
     在潆溪急切的催促声中和众人急切的目光之下,老头反倒慢慢悠悠的。把了脉后又一直捋着胡子,慢吞吞地说:“路夫人啊……身体挺结实的嘛……就是这未来的一年里可就不能再这么吹冷风了啊……因为……因为……这个事情还真是不好说啊。”
     老大夫这态度瞬间点燃了潆溪的怒火,她再也不顾平时乖丫头的形象,一把揪起老大夫的领子,吼问道:“臭大夫,你到底说不说。。”
     “说说说。当然说。”老大夫赔了张笑脸道,“路夫人是有喜了呀。喜脉刚显,已一月有余,可喜可贺。说不定九个月之后,路将军就后继有人了呢。”
     ☆☆☆
     像是绵绵无绝期的大雪终于在腊月二十九日停了,潆溪看着外面一阵阵愈发明媚的阳光,心头一阵狂喜,心里想着,等到将军归来之时,夫人也就该醒了,那他们将军府可不就是多喜临门了吗?
     正想着,听得府外一阵骚动,管家急急忙忙跑了进来,眉梢上都挂着喜色。他大声招呼着府里的男女老少,称是将军回来了,已经进了京城。
     潆溪一瞧这架势,也跟着慌慌忙忙出去看。
     大街上都已经清得干干净净,商贩们也自发收拾了摊子,等待着他们的大英雄的凯旋归来。
     不多时,远看去,缕缕阳光下,一身铠甲的路陟帆熠熠生辉,迎着众人欢喜和期待的目光踏马而来。潆溪定睛一瞧,将军没有瘦,也没有多么憔悴,还是那么器宇轩昂、那么帅嘛,这下好了,夫人不会担心了。
     路陟帆利落下马,朝着大家笑了笑,然后转身走向紧跟着马的一辆马车,撩开帘子,用曾经看花黛那般深情的眼神看向马车里,淡淡道:“乐颐,将军府到了,下来吧。”音落,他伸出了手去,一只纤纤素手轻轻搭了上去,然后那轿中人被路陟帆轻轻环抱了下来。在她露出脸的那一刻,引起了周围一片唏嘘声。
     那个名唤乐颐的女子生得极美,围观的人中不知那个穷酸才子竟吟起了诗:
     “晶莹剔透白胜雪,面如芙蓉眉如柳。杏目一双情流转,路将深意落此家。”
     乐颐一听,立刻掩嘴笑了起来,一副娇羞不已的小女人姿态。
     饶是潆溪在刚开始看到乐颐的时候也惊叹了一把,但是乐颐总是流露出一股股媚态,矫揉造作。即使她的容貌能勉强与花黛媲美,可是她的气质,却比不上满腹诗书的大家闺秀花黛半分。这样令人倒胃口的女子令潆溪的愤怒“轰”一声,被点着了。
     将军府中的其他人俱冷了脸,意兴阑珊的转身入府。即便他们不像潆溪那般日日贴身伺候夫人,也知道,自从将军走后,花黛日日为他茶饭不思如鲠在喉,担心他在战场上收到毫发之损。夜里就寝时也翻来覆去睡不着,又起身点灯,找出她和路陟帆曾共同秉烛夜读过的书细细读。有时,她也会拿着路陟帆亲手给她刻的木兰簪花,坐在莲花池旁独自发呆。她的思念与担忧,将军府里上上下下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
     如今将军终于是喜新厌旧了吗?
     看倦了夫人的善良乖巧与纯洁,看倦了夫人的体贴温柔与和善了吗?究竟是夫人的善解人意让他厌倦了?还是夫人的天资聪颖让他厌倦了?亦或是夫人的才华横溢让她厌倦了?
     所有人没想到,路陟帆的眼神竟低劣到了看上了一个如在花月场所中的女子。
     女人们不再带着倾慕的目光看向绝美的路陟帆,因为她们觉得,仅仅外出征战一个多月就移情别恋的男子不值得她们倾慕。许多男人们也收回了目光,他们本以为路陟帆是值得他们学习的爱妻护妻的深情好丈夫,不料竟也如此浅薄。
     人群因乐颐的出现尽数散去,街市又恢复了往日的热闹,仿佛将军从未回来过。只有少数男人还带着贪婪的目光死死的盯着乐颐。
     乐颐软声媚语地挽着路陟帆入了将军府,轻车熟路,仿佛她才是这将军府的女主人一般。路陟帆深情款款的低头问她:“颐儿,咱们近日便择日成婚可好?”
     乐颐一愣,呈现出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低声说:“姐姐才是将军府的女主人,将军纳妾无需过问于她么?”
     “谁说我要纳妾,我要抬你做平妻,即使不能让你做正妻,也要让你与她地位相差无几。况且,我的事情,何须她过问?”
     乐颐再次捂嘴娇羞一笑,不禁喜上眉梢。
     潆溪远远地瞧着那一对璧人,心里一阵翻江倒海般的难受。便是连她也这般伤心难过,若是夫人醒来,她瞧见自己深爱的男人要另娶他人还厌倦了自己,又该如何承受?她是会哭?会闹?还是默默的一言不发的承受这一切呢?
     外面的大雪是停了,天也晴了,可是将军府里却蓦然飘起了鹅毛飞雪,仿佛置人于寒冷冰窖中。
     ☆☆☆
     清晨,花黛渐渐转醒,潆溪连忙上前。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