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爱情文章
亲情文章
友情文章
心情日记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经典文章
人生哲理
散文
爱情散文
伤感散文
抒情散文
写景散文
优美散文
散文诗歌
经典散文
哲理散文
诗歌
现代诗歌
爱情诗歌
古词风韵
散文诗歌
打油诗
藏头诗
推荐
周公解梦
爆笑网文
搞笑视频
冷笑话

有一种爱叫做等待

时间:2018-05-04 03:37 作者:远航 阅读: 纠正错误

     
     殊冶猛然从梦中惊醒,放眼过去仍是满屋子的黑暗与寂寥,她自己也不知道这是第几次在午夜中突然被惊醒了。她只知道每次的梦境都会出现峰那哀怨以及绝望的眼神,而每次她也总是发觉醒来时脸颊有泪水的痕迹。她知道,虽然距离那次意外已很久、很久了,可是她仍无法忘记当得知峰在一个很远的城市出了车祸时那一瞬的震撼,而这么多年来她一直都活在深深的自责当中。她一直认为峰出了意外都是自己一手造成的,如果当初自己留下峰,不支持、不鼓励他去外地出差,那么如今自己的身边一定有峰的陪伴,有峰那似远还近的叮嘱,有峰那动听的歌声及爽朗的笑语,可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那句“你去吧。不要让别人认为是因为我而担误了你的工作”而成了无法挽回的悲剧,本来幸福是可以把握在自己手中的,可是就那么的一不小心酿成了一生的悔恨。
     殊冶理了理额前垂落的发丝,轻轻的走下床来到窗前,外面是静的,静的仿佛能听到大地的叹息,那轻轻的、长长的,直至拖长了昏黄的灯光。那便是一种寂寞,那种在每个午夜惊醒的人们心中都装着的寂寞,是那种深深的,无可排遣的寂寞,如无根的浮萍那样是心灵无所依傍的痛苦,是浮萍在茫茫人海中根插不下去的感觉。而此时的峰呢?殊冶又想起了那已在自己脑海中定格了的哀怨的眼神,在那单调的纯白色里他会不会也睁着双眼看着这寂寞、孤单的夜色,思念着他在健康时奔波的这所城市里的女孩。想到这些的时候,殊冶感觉到一股涩涩的、咸咸的液体涌进了嘴里,正如那段刻骨铭心的爱情的味道,酸楚得不敢叫人轻易的想起。“也许我该去看看他了。”殊冶在心中轻轻的对自己说。虽然自已答应了峰好好工作,在这个城市里安心的等他康复归来,可是过了这么多年,自己信守了诺言,可峰却一直没有兑现他的诺言,他仍是在通电话时展露笑语欢言,可是殊冶知道在他那暂时伪装的背后隐藏着多少的辛酸与感伤。
     殊冶不知道自己这样呆呆的在窗前伫立了多久,但是天空已露出第一丝曙光,那刚刚还在的孤寂顿时莫名的隐藏了起来。黑暗过后,整个世界换上了一层璀璨的金装,殊冶终于决定让等待多年的自己去寻找答案。于是她拔了一个电话后便毅然的带着简单的行囊踏上了那个城市的征途。她想,无论怎样自己这么多年的思念及苦楚也需要向他表明,也要当面告诉他自己不会因为他不再健康的体魄而移情别恋。
     十几个小时的颠簸后,殊冶带着一身的疲倦踏上了这块陌生的土地。在那人朝拥挤的站台里,殊冶还是一眼认出了那带着浓浓母爱的慈祥面孔,虽然阔别多年的今天,她的脸上已蒙上了岁月的沧桑,但那慈母的微笑和那眼里因为激动而闪现的泪光是最好的回答。时间顿时飞快回旋,飞回到了峰出意外的那个午夜,也是这样的一双泪眼,只是那时里面储蓄的尽是伤痛和无助。“孩子,你怎么突然的就来了?峰说你要来时我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你不知道他听说你要来有多兴奋。我都已经很久、很久没看见过他这么高兴过了。”慈母的诉说渐渐变成了轻声的呜咽。殊冶的心狠狠的痛着,是为了这份无边的母爱,也是为了峰的兴奋,也是为了这多年的等待及思念。她紧紧的抱住这饱经磨难的老人,微笑着任泪水决堤。是啊,这时的语言已不足以表明心中的万般感触,无声便是最好的交谈。
     虽然在来时的路上,殊冶已千万遍的告诫自己,在见到峰的时候不许落泪,可是当峰坐着轮椅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时候,她还是落泪了。峰仿佛没有任何变化,依旧是那样的俊朗、帅气,只是现在的他只能是坐在轮椅上牵起她的手,她哽咽着扑进了峰的怀里无法自制的大声哭泣起来,她的哭泣扯痛了峰故做轻松的微笑。“乖,别哭了好吗?你哭的我心都碎了……”峰抚慰着趴在自己怀中抽泣不已的女孩,只是他的声音落下时,也带着浓浓的哽咽,就连那站在一边的护士也不免为之动容,她轻轻的、轻轻的退了出去,匆忙间她忽略了自己脸庞缓缓滑下的水痕,她欣慰的笑叹了一口气。
     长久的离别对于曾一度深受着的恋人来说,无非是一种残酷的折磨,此时他们不需要更多的言语,他们只是紧紧相拥着、哭着、笑着,仿若怕那一时的放松会失去了眼前的一切,因为这样的梦境已太多,他们怕这再次是场梦,是场叫人痛不欲生的梦。那天晚上仿佛所有的人都心照不宣的躲开了,他们的责备和互诉的思念中都渗伴着酸涩的泪水。虽然心中的酸楚几欲把人吞没,几欲令人窒息,但他们终是相聚了,真真正正的从梦境走到了现实中。两个人丝毫感觉不到一丝倦意,只是深情的注视着、交谈着。天亮时,殊冶终于被强迫着躺到了床上,就在峰对面的床上,她看着峰甜甜的笑着,满足的睡去。
     峰静静的看着这个自己深爱着的女孩,听着她轻轻的呓语,一丝怜惜从心底悠然而起,可随后他的眼底笼罩了一层浓浓的忧郁,他点燃了一根烟,偷偷的掐了掐自己那毫无知觉的双腿。在那飘渺的烟雾中,峰的眼中透露出一种彻底的绝望,他痛苦的看着殊冶婴儿般的天使睡容,有些像自语的说着:“我爱你,所以我才放弃,我不想我的自私误了你的青春,你应该找个更好的男孩,但一定不要忘了,我——是因为太爱你才会伤害了你。”随着话落,在泪水冲洗后的面庞上已是冷若冰霜,他仿佛在一瞬间变成了另一个人。
     当殊冶醒来的时候,已近黄昏,可是醒来后她发觉峰一改他的柔情似水,那明显的疏离使她狠狠的痛了,她变得沉默、变得郁郁寡欢,她无助的看着峰的冷漠,而当她想和峰的母亲好好谈谈时,却总发现她也总是叹息着垂泪避开她的疑问,可是她并未忽略峰眼中偶尔投射过来的不舍与退缩,于是她似乎明白了,她不再去及力寻找答案,而是默默的照顾着峰,不管峰在一天里会不会和自己说上一句话。
     几天后的一个清晨,当峰睁开眼向身旁的床上看去时,却猛然发现那里早已没有了殊冶的身影,他慌乱的喊来母亲,可是老人找了很久也没有找到殊冶的踪迹,直至他激动的掀开被子要自己去找寻时发现了一张字条从被子下轻轻的滑落下来,他慌忙的捡拾起来,看到上面写着:“爱,就不要放弃,我,会等你康复回来。对你的爱此生不变的女孩。”看到这峰激动的把纸条紧紧的贴在了胸前,微笑着闭上了双眸。
     此时,窗外已是阳光明媚。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